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it资讯

2019成百度最难捱的一年:多位高管相继离开 李彦宏称有好转迹象

2020-06-30 22:50:43
2019年无疑是百度难捱的一年,面对股价有史以来最大幅波动和危机,李彦宏必须做出改变。在百度20岁生日之际,李彦宏迎来了生命中的重要一战。这场战役中,他所面对的不仅是那些环伺的竞争对手,更重要的如何让这个亲手打造的中文搜索引擎实现自我进化。

从山西阳泉的一个普通家庭走向世界,成为全球顶尖搜索引擎工程师,再到百度掌舵者,李彦宏实现了千万前行者梦寐以求的阶层跨越,但在过去的两年,百度遭遇了持续的舆论危机和业绩压力。

2016年在四川阿坝县录制一档节目时,李彦宏被眼前一大片牦牛头骨震惊到,这些死去的牦牛或是被捕食者捕获,或是在低海拔区无法忍受高温致死。李彦宏感慨,大自然很残酷,同样,现实生活中每天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。

“在外界看来(我们)做各种事情都不是很困难,但其实时时刻刻都蕴藏着危险,指不定出一个新的技术就能把公司颠覆掉。”

而历经过去一年的颠覆性变革,百度是否已从最低谷越过山丘?

蛰伏2019

那次节目,李彦宏边咬着刚烤过的耗牛心脏,边回忆他创业中艰难的2008年。那年,当时的CFO在出海时不幸溺水身亡,CTO决定自己去创业。

“原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个团队突然完全没有了。一个规模很大的公司,突然一下就剩你自己一个人在管理,其实是件很可怕的事情。”李彦宏说。那时的李彦宏可能没有想到,更加艰难的时刻正在不久的将来“摩拳擦掌”,等待他跨越漫长的时间长河。

2019年可以说是百度成长以来最难捱的一年。包括陆奇、向海龙、张亚勤等多位曾被委以重任的高管相继离开,人事调整动作频频,第一季度甚至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个亏损,净利润同比下滑 90%。

市值上,相较最高点 980 亿美元,百度在过去几年里蒸发掉近三分之二,甚至被美团、京东赶超。14年前赴美上市被称为 “奇迹 ”、首日涨幅创下当时美股 5 年以来新高的辉煌成为难以重返的历史。

一场刮骨疗伤式的变革势在必行。作为公司的掌舵者,李彦宏也必须作出反思和行动。

过去两年,李彦宏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信息流业务,他甚至会自己追 case,报问题非常细致,比如为什么他想看的、感兴趣的新闻没有出现,被推送的新闻反而是不感兴趣的。

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当信息流业务相对稳定后,李彦宏开始把主要精力转移到商业化和搜索上面,OKR取代KPI考核业绩,公司最高目标Objectives和关键结果Key results由李彦宏制定后逐层向下拆解。

同时,在李彦宏的委派下,移动生态事业群的新负责人沈抖大力推进中台建设和风云计划。沈强调继续打造 “搜索和信息流双引擎生态 ”,面向广告主的端对端解决方案 “ 风云计划 “是其中重要一环,一位百度员工曾向《深网》证实,该实际上是剑指今日头条;中台建设上,沈抖希望更多技术做成横向的中台,比如算法、增长、端上的通用技术,提高不同团队间的配合效率。

用户体验被抬到了更重要的位置上。一位百度该部门员工曾对《深网》表示,内部把对客户体验和服务放在首位,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用户会离开、为什么流量会被抢走。用户和流量的流失不会归结为技术原因,而是被首先认为是不是产品存在问题。

人事方面,老将被挖回,百度初创团队成员史有才回归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销售体系,百度“七剑客”之一崔珊珊则全面接管人力资源工作。

其他一些人事调整逐渐浮出水面,平晓黎整体负责百度App、百家号、搜索、信息流、新闻和小程序,百家号负责人阮瑜调任知识体系,曹晓冬负责好看视频和贴吧、游戏等大文娱项目,赵世奇继续负责以上业务的技术搭建。

这也体现了李彦宏在用人方面的变化。“敢打硬仗、能打胜仗“成为他对百度高级管理干部提出的核心标准。这些被重新委派的高管们站在百度在关键位置建立的“桥头堡”上,成为“更多敢立军令状的将军”。

“如果拉到更长时间周期去看,百度在战略上一直都还是比较领先的,从很早开始去做直达号,做轻应用,做O2O。但是过去百度核心的问题确实是Robin过于放权,而业务领军人的执行力不行。现在Robin自己下定决心要改变这个局面。”一位百度战略部门人士曾这样对《深网》描述。

李彦宏依旧保持着对一线的关注," 紧急的事情随手能做就直接做了 "。《深网》从百度内部人士了解到,此前每周一由李彦宏牵头的管理会议仍在持续,上述由沈抖牵头做出的调整,正是在总监会讨论后敲定下的调整方案。

李彦宏认为,这些自上而下推动的涉及组织架构、人事变动、业务盘整等一系列颠覆性变革,会带来阶段性阵痛,更将带来积极而深远的影响,让百度走得更稳、更远。

2016年在接受《财经》专访时,李彦宏曾反思百度过去相对保守,并且在近几年并没有给用户提供一个真正创新性的产品。“总觉得搜索足够重要,只要把搜索做好,就是一个功德无量的事情,但其实我们可以做得更多。”

显而易见的是,和过往几次调整相比,百度在2019年的变革中变得激进起来,一方面在于稳固和提升搜索和信息流核心业务迫在眉睫,另一方面则是押注AI,这个新入口必须保证万无一失。

作为公司的掌舵人,李彦宏不只在一个公开场合中强调过人工智能的重要性。他认为,人工智能正在驱动数字经济向智能经济进化,作为人工智能平台型的公司,百度要在人工智能领域充分发挥技术优势,做智能经济时代的建设者。

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关辞令,百度的未来正寄托于此。

穿越低谷

“一些好的迹象正在呈现,公司业绩企稳回升。”“百度前段时间的积极变革,已经初步显现出效果。”针对今年第二三季度财报,李彦宏分别做出评价。

从数据上看,百度在今年第三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80.80亿元(约合39.3亿美元),略低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282.03亿元;归属百度的净亏损为人民币63.73亿元(约合8.92亿美元),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人民币123.96亿元转亏。百度第三季度业绩转亏,主要是因为股权投资出现现金减值损失人民币89亿元。

这份财报虽依然远不及百度的巅峰时刻,但经历过上市后的首次亏损和股价大跌后,这样的成绩已经超出预期。

作为百度的核心业务,搜索和交易在第三季度实现营收为人民币210亿元(约合29.4亿美元),同比下滑3%,不包括剥离资产的影响同比增长2%。

搜索是百度的根基,是百度不能丢失的。一方面是“端战略”,加强核心入口百度App,一方面是智能搜索和打造无处不在的搜索入口,比如小度和汽车、自动驾驶。

《深网》此前曾报道,小度整个业务一开始都是李彦宏自己直接管理。“

它跟别的业务不一样,百度是绝对不容错过的。阿里腾讯可以没有智能音箱,但是百度必须有智能音箱。”一位百度战略部门人士曾对《深网》表示。

百度的营收结构也正在变得多元化。除核心业务贡献的210亿元外,网络营销营收为人民币204亿元(约合28.6亿美元),比去年同期下滑9%,环比则增长6%,其它营收为人民币76亿元(约合10.7亿美元),同比增长34%。这部分增长则主要得益于爱奇艺会员、云计算和智能设备的增长。

在这场变革中,持续打造内容生态也是重要一部分。今年上半年以来,百度围绕内容生态陆续投资了凯叔讲故事、七猫小说、知乎、果壳,围绕服务生态则投资了有赞。

李彦宏在三季度财报的内部信中指出,百度全力打造的百家号、小程序和托管页机制,源源不断地为用户提供海量、全面、多样化、可搜索和安全可控的内容与服务。“本季度,我们的搜索在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的驱动下,首条满足率由上一季度的51%提升到56%。

作为百度的核心战场,搜索业务从不缺少竞争对手入局。来自CTR营销观澜的数据显示,2019年第三季度,在移动端百度App用户覆盖规模达到82.1%。”

“孤注一掷”

百度过去几年组织架构的调整,基于对核心业务的不断聚焦。现如今,百度对自己的定位由“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平台”已经改为“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,中国最大的以信息和知识为核心的互联网综合服务公司、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公司”。

移动互联网、O2O,这些曾经成就了巨头公司的机遇被李彦宏和百度擦肩而过,眼下的百度孤注一掷,眼下围绕人工智能这场战役,只能胜不能输。

20年前的初夏,海外学成的李彦宏在妻子马东敏支持下决定回国创业,程序员出身的李彦宏对技术有种与生俱来的执念,在美国时就曾开发出的“超链分享”技术成为现在搜索引擎的奠基石,也曾以个人名义捐赠3000万元用来支持百度与北京协和医院的“食管癌基因检测研究”,又或是亲自率队信息流业务。

2014年,5月谷歌大脑项目创始人吴恩达加盟,9月微软亚太区负责人张亚勤担任百度总裁,在那之前中国“千人计划”国家特聘专家余凯还成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副院长,百度美国研发中心也已建立。

一时间,李彦宏麾下人才灿若群星,这些技术大牛使得百度人工智能组织建设初具雏形,百度大脑计划从无到有,孵化着无人驾驶、人脸识别等重要项目和技术,那些在机器学习、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领域研发的应用,甚至在凤巢系统中换来了实打实的收入。

百度凭借搜索在中国互联网市场站稳脚跟,并在人工智能领域重新发力,伴随中国互联网兴起,一颗新星徐徐升起。

2012 年前后,移动互联网浪潮全面来袭,人们于对网络的使用和信息获取也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进化着。为了抢占先机,腾讯阿里疯狂砸钱布局移动支付,出行大战里各自扶持滴滴快的,生活服务分别押注美团饿了么。

2013年7月,李彦宏在一通越洋电话里拍板决定收购91无线,作价19亿美元,成为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贵的一次并购。李彦宏的想法很直接,要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里再造一个百度。

这场布局马不停蹄地进行着。2014年百度相继收购糯米网,推出百度钱包,上线孵化产品百度外卖,实现了以搜索和地图为基础的O2O闭环。也是在这一年,百度移动流量首次超过了PC。

2014年11月28日,这大概是李彦宏人生中最值得回味的日子之一,百度股价比上市时涨了100倍,市值突破800亿美元,距离千亿市值仅有一步之遥。

然而,这场PC超越移动互联网的游戏并没有以一个完美的结尾收场。随着百度糯米式微、百度外卖出售,李彦宏布下的颗颗棋子没了着落,移动互联网的绝佳时机也就此错失。

除了这些当时还算比较新的业务,百度一直以来稳若泰山的核心业务搜索遇到了重大危机,业务多元化但营收模式单一,帮助百度快速成长的竞价排名机制开始受到诟病,2016年血友病吧事件、魏则西事件成为压倒百度的稻草,一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舆论危机就此到来。

危机与重整是百度过去一年的关键词。“百度毕竟是自己的公司,我看着它从几个人,一直成长到今天几万人的规模,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它倒下,遇到任何困难我都会尽一切努力去克服它。”李彦宏说。

责任编辑:周星如


重庆市看白癜风的医院怎么选 https://yiyuan.120ask.com/art/314258.html